越南媳妇娶进门 南安一家三口染艾滋

作者:政治人物

在志愿者陆风的陪同下,张玉和老伴,带着两个孙子,接受本报记者采访

艾滋病,到底是什么?至今,梁玉也只是知道个大概,知道会传染,但怎么个传染法,不识字的她,并不知道。心里也会怕,但还是每天哄着两个孙子吃饭、睡觉。只是,如今这样的家庭,让她不敢轻易在村里走动,担心对别人造成不好的影响。“这是我们的命运,遇到了也没办法。”梁玉的丈夫在一旁,抹着眼泪,接过话。

张玉说的那个女人,是一个被拐卖的越南女子,后来连同她的孩子一起,被张玉领进家门。越南女子成了儿媳妇,并产下一子。

3.孩子得到资助希望他们能快乐

张玉说,对比媳妇的不明病因,还有一家三口的症状,她才发现,这一切应该都源于8年前自己的那个决定——把越南媳妇领进了家。

艾滋病,对于这个陌生词汇,梁玉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。直到医生说会传染,梁玉才开始慌了,带了两个孙子来检查,最后在南安市疾控中心,确诊了两个孙子也得了病。梁玉这才知道,这一切,应该都起源于8年前自己的那个决定。

只是,祸不单行,小东出生才8个月,媳妇就病得特别严重,却怎么也查不出病因。久治不愈后,在小东1周岁后,她终于撒手离去。媳妇去世后,阿坤也没什么心思再娶,靠着打工,艰难地维持着家里的生活。

梁玉回忆说,第一次见儿媳妇时,她被关在一个羊圈里,眼神满是绝望,角落里还有一个1岁的男婴在哭,她看见梁玉,一直往梁玉身上爬。“我摸了摸男婴的额头,很烫,估计是病了。”梁玉说,双方语言不通,羊圈里的女子跟她拼了命地比划,求她救救那个男婴。

婚后第二年,媳妇生下孙子小东。没想到,小东生下来不久,儿子阿坤出了车祸,因没钱治疗,最后,阿坤落下腿脚不便的毛病。不过,媳妇并不嫌弃,照顾得十分周到。张玉心想,一家人慢慢打拼,苦日子要熬出头了。

婚后,担心这个媳妇也嫌家里穷,跟人跑了,梁玉对儿媳妇特别好,婆媳间也很和谐。婚后第二年,媳妇生下孙子小凯。没想到,小凯生下来不久,儿子阿炳出了车祸,因没钱治疗,最后,阿炳落下腿脚不便的毛病。不过,媳妇并不嫌弃,照顾得十分周到。梁玉心想,一家人慢慢打拼,苦日子要熬出头了。

“我摸了摸额头,很烫,估计是病了。”张玉说,双方语言不通,羊圈里的女子跟她拼了命地比划,估计就是求她救救那个男婴。

只是,对于未来,梁玉很迷茫。自己和老伴种了一点地瓜和玉米,每月300元的低保,加上女婿的接济,维持温饱不成问题。两个孙子也大概都知道自己有病,只是,年幼无知的他们,没有病状,依然天真无邪。但自从确诊后,儿子阿炳几乎一言不发,不愿与人沟通,每天吃完饭、看会电视,又立即躲回自己的世界。梁玉也不敢问儿子今后有什么打算。

可之后,噩运接踵而至。6年前,这个越南媳妇疑似感染艾滋病去世。今年6月、7月,张玉的儿子和两个孙子相继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。这个原本就贫穷的家,一下子陷入了风雨飘摇中。

如果8年前,在羊圈相遇的那一刻,自己不曾买那个越南媳妇,如今,家里的生活会不会简单一些?泉州南安58岁的梁玉心头常挂着这事。特别是,这一个多月以来,孙子小凯肺炎不见好,梁玉的心就更加纠结。不过,更多时候,梁玉操心的是家中三个病人的生活。梁玉口中的那个女人,正是她的儿媳妇。6年前,这个越南新娘疑似感染艾滋病去世。今年6月,儿子和两个孙子相继查出患了艾滋病。这个原本就贫穷的家,风雨飘摇。

张玉家是一座平房,前两年,亲戚们看这一大家子可怜,出资帮忙盖的,简单粉刷完就搬了进来。

梁玉说,媳妇在自己家呆了不过2年8个月的时间,被四处贩卖的她,也是个可怜的女人。临终前,媳妇死死地拉住她的手,说着自己死后,丈夫最苦,婆婆第二苦,但希望无论如何,不要卖了孩子,步她的后路。“地瓜和稀饭,也要养活他们。”

艾滋病,对于这个陌生词汇,张玉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。直到医生说会传染,张玉才开始慌了,带了两个孙子来检查,最后在南安市疾控中心确诊下,两个孙子也感染上艾滋病。

尽管遭受挫折,做着杂工的阿炳并不自弃,努力挣钱。2年后,寻思着还是得给儿子寻一门亲事,梁玉四处找人打听。最后,在附近的英都镇,听说有一个越南媳妇要卖,梁玉便随中间人去看看。

看了看躲进屋的儿子,张玉摇了摇头,和老伴带上两个孙子,准备出发去泉州市区,班车在蜿蜒的山路盘旋,到泉州市区要1个多小时。

只是,祸不单行,小凯出生才8个月,媳妇就病得特别严重,却怎么也查不出病因。媳妇久治不愈,在小凯一周岁后,终于撒手离去。媳妇去世后,儿子也没什么心思再娶,靠着打工,艰难地维持着家里的生活。

张玉回忆说,第一次见儿媳妇时,她被关在一个羊圈里,眼神满是绝望,角落里还有一个1岁的男婴在哭。男婴看见张玉,一直往她身上爬。

让梁玉和丈夫欣慰的是,女儿和女婿一家特别支持她。特别是女婿,还特地带了小孩过来与孙子们玩在一起,说“管吃饱”,让梁玉不要想太多。前不久,泉州“爱之城堡”防艾志愿者组织也与梁玉对接上,志愿者陆风帮忙联系了疾控部门和爱心人士,两个孙子接下来可以享受“四免一关怀”的政策,免费服药;每月,爱心人士支援350元费用给这个家庭。

前天,在防艾志愿者的陪同下,张玉和老伴带着2个孙子,向记者讲述了这悲情的遭遇。

梁玉家是一座平房,前两年,亲戚们看这一大家子可怜,出资帮忙盖的,简单粉刷完就搬了进来。每天,儿子王阿炳照例吃完早饭就往房间里躲。今年6月份,阿炳确诊感染艾滋病后,生活几乎都是这样。望了望儿子,梁玉摇了摇头,和老伴带上两个孙子,准备出发去泉州市区。一个多月前,小孙子小凯得了肺炎,当天得到泉州市区复诊。小凯的情况还算恢复得不错,梁玉一颗揪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6778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